是梦久应醒矣。

写给《兰因》


给我勤奋尖一个么么哒~
其实这个感情可以分为331的阶段,年少时期是一种平衡,都不说,或者都不知,少天问过文州好几次,你若当了皇帝会不会三宫六院这个问题,加上回忆,好像出现了三次,貌似随口问随口答,但是日后想起来,非常痛苦,不过这也是两个人在当时条件下的默许答案。少天这么清醒,这么聪明,这么骄傲,在这样的家庭长大,他能不明白家国重要还是私情重要吗?何况一开始,他也不知道对方的答案呢。
等到平衡打破以后,第一个3,文州的处境是没站稳的新帝,暗搓搓关注少天的人,少天也是去战场救火的,可以说是有逃离的心态,反正人不在眼前,感情可以肆意一些。
第二个3,又打破一种平衡,原因是太子,也是被责备得最多地方(什么奇怪的颜色……)这怎么说呢,难道要蓝雨灭国还是要文州当昏君呢?还是把他哥找回来做皇帝?有小天使已经批评我不贴近古代思维了,这还能怎么办呢,只能多担待了,文州没有一堆后宫其实已经不切实际了……
这个阶段,文州就差不多想明白了,所以他极力想让少天回来,少天当然心里有结。打开心结的办法,是坦白。所以他们在一起待了三天。
我倒觉得少天不是消极,反而是坦然,他知道结果会怎么样,他同时在自己的范围内反抗,比如抗婚,比如北上,唯一的问题在于他不知道文州能做到什么程度。
文州准备的也很早,从跟少天讲开以后他就在准备,因为柳非的药一开始就不是只给柳非的。文州尽量在家与国之间选一个最好的方法,所以他需要时间,太子太小了,好歹也给人家小孩的一点爱呀。
最后的1,是意外,是天命也是无奈。一方面,少天觉得自己的感情圆满了,他可以为他做的,便是平天下,文州最后跟他说等你回来我给你一个惊喜。他没有想到会做到哪一步,如果文州真的告诉他,说我带你出去,以少天的性子,他难道不会劝诫?
这个1里面,两人是心意相通的,虽然虐,但是心里甜。文州的一心期待,害怕,担忧,疼痛,
怀揣美梦似的等待,当头一棒。少天很辛苦,新伤叠旧伤,很痛,但他为他的事业,他的理想,他的家族,他的妹妹,他爱的人做到了一切。文州是留着等的那个,只能等宣判。他也是病死的,不要忘了,他同样承担着大量的痛苦。
如果,一切按照最好的发展,少天从北边回来了,封了王,十年后,文州假死,他也假死,他们走了,这会怎么样呢?
少天可以避开婚事吗?他们相见不相亲,默默放心里,等得到十年吗?还是说不管不顾,直接跑路?他们是只要爱情的人吗?
抱歉,我没有办法这样,甜的方法有很多,你喜欢的cp,哪怕说一句话,你都可以觉得甜,这是原著赋予的光彩,不是我的,这也是同人作者的悲哀,写到最后他们都不属于你,只不过也是因为爱罢了。
啊,好像这样想下来,确实挺虐的,也许在生活中,很多事都是这样,又虐又甜的,只吃糖,会蛀牙的。
啊,我发现里面的哥哥都是妹控,真不错……嘿嘿嘿,还有最后杰希跟叶修都辞官了,古代文人的进退理想啊,哈哈哈,虽然杰希大大是为了四千儿……你们觉得太子当了皇帝会不会怀疑他爸的死因呢?
(我真是太话痨了……😂)
草花尖:

长评,读后感还是过度脑补?

全程瞎掰

 @醉别西楼  _(´ཀ`」 ∠)_比较伤眼,慎读……

>

感觉文州和少天的想法一直有点偏差。对少天来说,能收获文州的回应已经是惊喜,不敢奢求太多。文州还在争取,以为自己能靠特权挽回些什么。再往前,文州花了六年时间弄清自己的感情,正是占有欲上头的时候,少天已经打定了主意,怀着暗恋过一辈子。回到最初,那时他们还有机会安排自己的未来,少天打算划一大片容纳文州,文州给少天留的位置容得下至交好友、过命兄弟,却还不够给爱人。
喜欢一个人也得讲究进度。不求步调完全一致,至少别差太远。

《兰因》是个精彩的爱情故事。虽然西楼不仅描摹爱情本身,更致力于塑造一个完整的世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和职责。人际关系结成网,同一时间讲述多个事件,还有叙事角度的切换, 有时候剧透过了,看正文依旧有一种挖红薯偷西瓜的快感……即使不起眼的配角也能迎来合理的、属于自己的结局,一个结局有可能在另一边成了重要线索。比如方士谦的假死药不止给柳非用过……

有两条很值得注意的条件,十二章末尾,太上皇快驾崩了,告诉文州必须娶王家的女儿当皇后。二十五章中段,太上皇拿少天的性命威胁文州必须坐上帝位(真是亲爹)。而文州即位之后呢?他确实可以当几天皇帝就私奔,但是稍微想想都知道不可能。因为他是喻文州,头脑清醒有责任心的蓝雨基石,不会忍心看到一个国家的前程败坏在他手上。

少天先动的心,考虑前程的时间也比文州长,长很多。曾经因为文州的婚事,在北境一拖三年不回来,而后爱得越来越隐忍。面对感情好像有点悲观……?祝福文州千般好万般好,却绝口不提与自己会有什么好结果。不过其他场合下明朗又欢快的样子太戳了啊~

所以《兰因》的悲剧并不在于“他爱他他不爱他”,没有刻意揉捏角色的心理以造成虐感,而是在于采取了偏封建的思维方式。两个相爱的人一步步走近容不下爱的框架。文州必须娶一个人,有自己的儿子,少天也必须出征抗敌,不能放弃吗?抱歉不能,虽然心痛但也只能看着他们往悲剧走。因为他们有各自的身份地位和责任,因为他们不受恋爱脑支配,因为他们是他们。我讨厌昏君和佞幸的故事。《兰因》的结局虽然不太好接受,但已经是各种妥协之后最理想的状态了。知道彼此相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安慰。

另外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,喻黄在《兰因》里有点惨,反而是插刀专业户,老叶和沐秋,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!正所谓刀兮糖之所倚,糖兮刀之所伏(啥

文末出现的那位胡商会不会偶尔想起蓝雨帝京的故人?还是说已经放下了这一世苦涩的因,等待下一世的结果?毕竟《兰因》还有现代篇,容得下不计较性别的爱。


评论
热度(11)
  1. 醉别西楼草花尖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醉别西楼 | Powered by LOFTER